【与世无争的“佛系青年”】树懒——我承认我慢,但我的名字叫闪电

【与世无争的“佛系青年”】树懒——我承认我慢,但我的名字叫闪电
在哥斯达黎加的Aviarios树懒?;で?,一只霍氏树懒妈妈正带着两个月大的宝宝玩耍。
摄影:SUZI ESZTERHAS
 
人们对中南美洲的树上居民——树懒一向有些成见,近日一本新书为这些“懒癌患者”翻了案。
 
撰文:JASON BITTEL
 
  树懒的“慢工”是世人皆知的。在非冬眠哺乳动物中,这些热带树木的居住者长期霸占着最低新陈代谢水平的宝座。

  就生物学本身而言,它们活的很自在,才不像人类以为的那样烦恼。
 
  Becky Cliffe是一名动物学家,同时也是哥斯达黎加树懒?;せ鸹岬拇词既?,她为我们举例称,树懒在水中的行动速率是陆地上的三倍。
 
  “它们体重的30%是正处于消化发酵状态的树叶,”Cliffe继续道,“所以它们体内还存储着大量气体??嫘Φ乃?,它们就像长着四肢的大气球。”
 
  树懒的静止形态不过是人们眼中的错觉,诸如此类的误区在她的新书《树懒:慢车道上的生命》(Sloths: Life In The Slow Lane)中还有很多。
 
  “树懒近乎完美的适应了环境,世代久居,我好想用画笔将它们的一切更生动的描绘出来。”她说道。
 
慢而不拙
 
  你觉得你能在树上悬挂多久?1分钟?10分钟?树懒能挂一天!而且每天如此。
 
  树懒共有6种。它们都进化出了像钩子一样的长爪,以及休息时仍能使足趾成抓握状态的肌腱。它们的前臂还分布着网状血管,可以持续冷却肌肉,降低能量消耗。
 
  尽管树懒的肌肉质量比同体型的动物少30%,但实际上它们异常强壮。这得益于肌肉中的慢收缩纤维,使其不用消耗多少能量就能拥有强大的耐久力。
 
  但这些肌肉无法颤动,所以树懒必须晒太阳以提升体温,这有点类似于爬行动物。
 
  据Cliffe介绍,它们消化食物也是超慢的,从吃一片叶子到排泄出来得花上一个月。
 
  于是,它们的缓慢遭到各种非议,很多人认为它们很蠢笨。就像Cliffe提到的一个笑话,“就算拿着枪指着树懒的头,它们都不避让。”
 
  实际上,树懒用缓慢的行动躲避了无数危险。例如与其同处热带雨林的角雕,是一种能洞察极细小动作的猛禽,但树懒恰好使出“慢”这一招,骗过角雕。
 
观察与等待
 
  虽然对树懒的跟踪拍摄不是难事,但Cliffe还是用了6年时间来为自己的新书拍摄配图。一次探险中,Cliffe和野生动物摄影师Suzi Eszterhas单单为了让树懒妈妈Apple及其新生宝宝Pie习惯她俩的存在,就花了整整8个礼拜。
 
 
【与世无争的“佛系青年”】树懒——我承认我慢,但我的名字叫闪电
哥斯达黎加Aviarios树懒?;で恼庵缓趾砣菏骼琳邮饕都淇绞魍?。
摄影:SUZI ESZTERHAS
 
  “这只树懒妈妈一直待在树上30米处,对我们熟悉之后才慢慢爬下来些,让我们拍摄到些许瞬间。”Cliffe回忆道。
 
  她们在另一次研究侏三趾树懒的途中同样付出了极大的耐心,这是一种极度濒危物种,生活在巴拿马附近的偏僻岛屿上。
 
  它们的体型比常见的家猫还要小,因游弋在红树林间而闻名,但Cliffe和Eszterhas为了等它们游泳,还是用了5天时间。“那一刻,我们同时开怀,心想终于可以回家了!”Cliffe说道。结果一场暴雨突如其来,我们携带的补给水也不多了,只好蜷在船里。
 
  “小插曲是,我们付费让附近的渔民帮我们捉了些龙虾,烤了吃。不管多么曲折,拍到理想的照片就是最大的收获。”Cliffe说道。

(译者:ceranger)
本文内容为国家地理中文网原创或者授权编译,未经正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或使用。
收藏
  • 微博评论
  • 网站评论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