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长的告别:17天的守灵,最后的放手

漫长的告别:17天的守灵,最后的放手
在西北太平洋,一只被称为J35的逆戟鲸带着死去的幼鲸,一路漂泊。专家表示,它正在为痛失幼鲸表示哀悼。
供图:CENTER FOR WHALE RESEARCH (PERMIT #21238)
 
撰文:LORI CUTHBERT
 
  这只名叫J35的逆戟鲸在经历了17天的哀悼期,在海中和她死去的孩子游荡了1600多公里后,终于选择了放手,这场前所未有的哀悼,引起了国际社会的广泛关注。

  专家表示,这个悲伤的画面是最好的例证,足以证明这些聪明的鲸类有着复杂的情感生活。
 
  “这并不是J社群第一次有这种行为,第一次大约是在15年前,”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的逆戟鲸研究员John Ford说:“逆戟鲸有着强烈的欲望去照顾后代,而这显然也延续到了出生不久就夭折的新生儿身上。”
 
  J35,昵称Tahlequah,是一只20岁的逆戟鲸,属于科学家一直在研究的南方居留型逆戟鲸J社群。J社群和濒危大家庭(K社群、L社群)生活在广袤的水域中,包括西雅图、温哥华和不列颠哥伦比亚的维多利亚附近水域。
 
  逆戟鲸,和海豚一样,会照顾他们早夭的幼鲸长达一周时间,而J35的守灵从7月24日开始,一直持续到了8月2日。专家表示,这是有史以来逆戟鲸哀悼时间最长的一次。
 
  不列颠哥伦比亚省,星期五港鲸鱼博物馆的执行董事Jenny Atkinson在邮件中确认,Tahlequah还在带着她死去的孩子漂泊。
 
  J35的守灵仍在继续着,一些专家提出了这样的疑问:为什么它会一直对幼鲸锲而不舍,是因为幼鲸出生后仅存活了30分钟左右吗?Atkinson认为,Tahlequah如此悲伤的原因是她经历了17个月的妊娠期,早在幼鲸出生前,她就已经和这个孩子有了情感上的联系。
 
  Ford也同意这一点:“我认为这很有可能。”
 
  幼鲸的死亡对于J社群来说也是一个巨大的打击,最近3年里,这个社群的生育率为0。而且,三个社群加在一起只有75个成员,维持种群发展的时间所剩无几。鲸鱼研究中心的创始人兼首席研究员Ken Balcomb表示,这个时间可能只剩5年。
 
  “我们最多只有5年时间,来让这个种群继续繁衍生息”——这意味着要有存活下来的后代——“但如果5年里做不到这一点,后果可想而知。”Balcomb写道。
 
漫长的告别:17天的守灵,最后的放手
J35带着幼鲸游了17天、1600多公里,研究人员担心它耗费了如此多的精力,可能会危及自身的健康。但现在它看起来很健康。
供图:CENTER FOR WHALE RESEARCH (PERMIT #21238)
 
  Balcomb指出,缺乏食物可能是一大问题。他在鲸鱼研究中心的网站上写道:“我们长期的研究表明,以鱼为食的鲸鱼变得越来越瘦,他们的死亡率在上升。”
 
  “在这个濒临灭绝的种群中,鲸的主要食物来源是奇努克鲑。不幸的是,奇努克鲑也已濒临灭绝。”
 
  更直接的问题是,在这场严酷的考验中,Tahlequah是否能够幸存下来。专家观察到,在波涛汹涌的大海中,它一直试图让幼鲸浮在水面上,这个过程即便有社群其他成员的帮助,也是一件非常耗体力的事,而它可能会因此消耗太多体力而死去。
 
  专家表示,这对于南方居留型逆戟鲸而言,也是一大问题。Tahlequah才20岁,社群需要它繁衍下一代。
 
  Atkinson坦言:“即便没有这次死亡事件,这个种群也处在?;?。它们需要人类的管理和帮助才能存活。”

(译者:Sky4)
本文内容为国家地理中文网原创或者授权编译,未经正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或使用。
喜欢
  • 微博评论
  • 网站评论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