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龙虾如何搅动原生生物的“朋友圈”

小龙虾如何搅动原生生物的“朋友圈”
原产自美国东南部的克氏原螯虾(学名Procambarus clarkii)拥有极强的繁殖能力和适应能力,入侵了世界各地的淡水生态系统,包括照片中加州圣莫尼卡山的溪流。
摄影:JUAN AUNION, ALAMY
 
撰文: JAKE BUEHLER
 
  克氏原螯虾又被称作路易斯安那小龙虾,是法裔路易斯安那人的传统美食食材。但不管好吃不好吃,它们都不是原产自加州南部的动物,它们现在遍布全球,也是作为了一种入侵的物种。目前,一项最新研究表明,克氏原螯虾对人类具有危险性,它们对淡水资源的侵占致使蚊子增多,进而增加了蚊传播疾病的风险。
 
  克氏原螯虾原产自美国东南部的阴暗沼泽,如今已入侵除澳大利亚和南极洲以外的每一片大陆,引发了生态系统混乱,威胁到了许多原生物种,同时还携带着致命的寄生虫,例如鼠肺虫。
 
  “克氏原螯虾经常挖掘打洞的生理习性还会对泥土坝等基础设施造成危害;它们还会摧残水生植物,使得水体变得浑浊泥泞;以及淘汰顶替原生的淡水鳌虾。”伊利诺伊大学厄巴纳-香槟分校的生物学家Eric Larson说道,他并未参与该项研究。
 
  作为最新研究报道的第一作者,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的研究员Gary Bucciarelli把文章发表在了《?;ど镅А返陌嗽驴?。该团队所研究的淡水鳌虾来自加州圣莫尼卡山。
 
  Bucciarelli及其团队注意到,那些克氏原螯虾较多的小河里通常有更多的蚊子幼体,鉴于克氏原螯虾的响亮名气,他们决定仔细研究一番。“与此同时,这些小河里几乎看不到蜻蜓幼虫。要知道,蜻蜓在水中的幼虫阶段可是专门‘收割’蚊子幼体的。”Bucciarelli说道。
 
  团队查看了圣莫尼卡山的13条小河,其中5条在最近几年间,要么没有小龙虾入侵记录,要么都已清除干净,另外8条中存活的小龙虾数量也被削减至上世纪60年代、也就是加州南部遭到小龙虾入侵时的水平。值得一提的是,当时的入侵可能是因为钓鱼比赛中,渔夫丢弃剩余诱饵所导致的。
 
  果不其然,科学家发现,没有小龙虾的河中有很多蜻蜓幼虫和极少的蚊子幼体;相反,有小龙虾的河中却有大量的蚊子幼体,而蜻蜓幼虫几乎不见踪影。
 
蜻蜓幼虫“吓傻了”
 
  为了查清小龙虾为何能促成蚊子的兴盛,研究者在实验室中设置水罐,然后放入不同组合的样本。当小龙虾不在时,蜻蜓幼虫疯狂吞噬蚊子幼体,个个都是高效的捕食能手;但把小龙虾放入水罐后,蜻蜓幼虫的捕猎表演就谢幕了。
 
  原因在于,小龙虾不仅会吃掉蜻蜓幼虫,而且单就小龙虾庞大的身躯,就吓得蜻蜓幼虫不知所措了,哪里还想着去吃蚊子幼体。
 
小龙虾如何搅动原生生物的“朋友圈”
洛杉矶地区有很多库蚊,它们是携带西尼罗河病毒和脑炎病毒的传播媒介。图中这只雌性库蚊正在吸食血液。
摄影:JOEL SARTORE, NATIONAL GEOGRAPHIC CREATIVE
 
  “原生蜻蜓不知道如何去适应小龙虾,而且它们自身的适应能力也不强。”Bucciarelli说道。有时候,这些不知所措的蜻蜓幼虫竟然还会躲到小龙虾的大螯上,真是“送货上门”。
 
  谁都不希望蚊子越来越多。就大洛杉矶地区的16种蚊子而言,其中只有一种蚊子不是传播人类疾病的媒介。
 
“恐惧境地”
 
  作为肉食性动物,小龙虾的出现改变了它们的猎物“蜻蜓幼虫”的生活习性,也就是把蜻蜓逼入了俗称的“恐惧境地”。这样的现象还会引发“蝴蝶效应”,例如重返黄石公园的狼会再次引起麋鹿的警觉,改变后者的觅食策略,使得未被食取的植物长得极高。
 
  对Bucciarelli来说,探究小龙虾这种入侵型动物在公共卫生领域所扮演的潜在角色是一个充满诱惑的未知世界?;⒍俅笱У募膊∩Ъ褻helsea Wood对此表示认同,虽然他并未参与该项研究。
 
  “看到该领域的工作有所进展,真是让人激动。”Wood说道,“因为我发现,长久以来,疾病研究被认为是内科医生的职责,而内科医生一般只把人类列为研究对象。如今,该研究的结论为我们展现了外部世界的生态关联个案,而它又与人类疾病的风险息息相关。”
 
  类似的案例还有,人类的出现取代了部分大型食肉动物,使得小型哺乳动物的数量有所增长,但后者碍于莱姆病等因素的侵扰,数量上又会遭到压制。
 
  但Wood提醒道,原生生态系统的躁动未必总会引发更严重的疾病威胁。例如上世纪90年代的肯尼亚为了减轻血吸虫病的困扰,引入了小龙虾这种入侵型的动物,这些贪得无厌的家伙吃掉无数的田螺,而这些田螺则携带着会引发血吸虫病的寄生虫。血吸虫病会致使病人极度虚弱,曾侵害了世界各地约2亿的人口。
 
  Wood认为该项研究揭示了颇为有趣的研究模型,值得深入研究下去。但他也直言了自己的疑问,小河中的小龙虾、蜻蜓幼虫和蚊子幼体之间的关联是否还受到其他因素的重大影响。
 
越来越猛烈的入侵
 
  Bucciarelli认为,气候变化很可能导致公共卫生领域的问题愈加恶化。前些年的多雨致使山洪暴发,冲刷掉不少小龙虾,但随着天气多变和近年来的多次持续干旱,依靠山洪冲刷小龙虾的机会已越来越少。
 
  此外,携带有西尼罗河病毒和脑炎病毒的蚊子也绝不容忽视,预计该区域至少有一种这样的库蚊将在未来的气候变化中扩大活动范围。再加上小龙虾入侵这一因素,这种库蚊的危害必须予以高度关注。
 
  眼下,有太多的理由激励我们重视各种生物之间的关系。阻止侵略性极强的捕食者进入原生生态系统是当中的一个重要环节。
 
  “小龙虾本来是在生鲜、水族馆和饵料等产业或领域比较活跃,”Larson说道,“我们必须对其严加管制,防止这类生物进入其他生态环境中。”
 
(译者:清泉石上流)
本文内容为国家地理中文网原创或者授权编译,未经正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或使用。
喜欢
  • 微博评论
  • 网站评论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