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间“无底洞”:墨西哥Sistema Huautla洞穴

2018.08.02
撰文:ANDREW BISHARAT
 
 世间“无底洞”:墨西哥Sistema Huautla洞穴
墨西哥Sistema Huautla洞穴内,两位洞穴探险者进入到名为“营地之子”的90米长的洞道中,这是世界上最大的洞穴之一,也是西半球最深的洞穴。这个入口位于瓦哈卡州的Sotano de Agua de Carrizo,是这个洞穴的25个入口之一。这种绳索在探险队中很受欢迎,因为队员们在使用它时可以清除松散的岩石,也能同时为多人创造出一条相对安全的通道。为了捕捉洞穴被照亮的一幕,摄影师将曝光程度不同的多张照片叠加在一起。
摄影:JOSHUA HYDEMAN, NATIONAL GEOGRAPHIC
 
  过去三天里,被困在洞穴的凯蒂·格拉汉姆和她的队友们一直试图逃离。她屏住呼吸,小心翼翼地游过几乎填满整个地下通道的浑浊洪水,这段洞道又被称为骨架峡谷(Skeleton Canyon),位于Sistema Huautla洞穴——西半球最深的洞穴。
 
  水面和洞穴顶部之间只有几厘米,空气稀少。当她浮出水面时,要先将脸露出,然后头一直向后仰,使自己处于最佳的呼吸姿势。
 
  格拉汉姆的鼻子和嘴紧贴在洞穴顶部粘糊糊的石灰岩上,她平静地吸气,小心翼翼地向前移动,以免产生任何会破坏她脸部周围空气的波浪。当某个区域的空气耗尽后,格拉汉姆便开始以腿做“天线”,用脚在漆黑的水池周围摸索,寻找前方的下一个“空气罐”。一旦找到,她就会潜到水下,向前游,然后再将面部朝上慢慢浮出水面,头向后仰。
 
  “第三次尝试时,我碰上了一个非常低的障碍物,”格拉汉姆说道,“但我什么也看不见。我当时就想,‘这种情况可不妙,我得回到营地去’。”
 
  在过去三天的时间里,凯蒂·格拉汉姆、斯蒂芬·戈拉迪厄斯、蒂芬妮·纳尔迪科、艾略特·格拉-布莱克莫尔和蔡斯·瓦纳被困在地下670米的一个低矮营地里。Sistema Huautla位于在墨西哥瓦哈卡州,是世界上最深、最长、最大的洞穴之一。
 
  在进入拉格列塔(La Grieta)之前,团队已经通过天气预报得知会有小雨,拉格列塔是与更大的Huautla洞穴系统相连的众多独特洞穴之一。然而,团队认为,他们探索的这一区域相对干燥,即使遭遇洪水也是如此。
 
  旅程的第一个夜晚,一场“高水位事件”令格拉汉姆惊慌失措,她被冲到了近100米外的下游。洪水将她打翻,她挣扎着想在激流中站起来。
 
  “我挣扎了好久才摆脱了洪水,”她平静地说道,“我们身心俱疲地回到营地。那时我们才知道发生了大事。我们附近的水源正在增加。”
 
 世间“无底洞”:墨西哥Sistema Huautla洞穴
洞穴探险者拿起背包,去往拉格列塔(La Grieta)进行为期七天的露营考察。他们的背包里塞满了钻头、睡袋和高营养的脱水食品。
摄影: JOSHUA HYDEMAN, NATIONAL GEOGRAPHIC
 
 世间“无底洞”:墨西哥Sistema Huautla洞穴
拉格列塔入口附近,是Sistema Huautla的许多深度探索路线之一,4号营地的队员在浓雾中穿越灌木丛。
摄影:JOSHUA HYDEMAN, NATIONAL GEOGRAPHIC
 
 世间“无底洞”:墨西哥Sistema Huautla洞穴
大卫•蒂拉多•赫纳德兹顺着绳索进入Sotano de Agua de Carrizo入口时,停下来查看从墙上落下的细流。PESH (Proyecto Espeleologicos Sistema Huautla) 组织的洞穴探险者们密切关注着天气;如果过多雨水进入洞穴,可能会使洞穴内的通道被淹,他们就会困在里面。
摄影:JOSHUA HYDEMAN, NATIONAL GEOGRAPHIC
 
 世间“无底洞”:墨西哥Sistema Huautla洞穴
地质学家克里斯·劳埃德在石灰岩岩壁上钻了一个洞,安装了一系列的螺栓和绳索,洞穴探险者们可以利用它们穿越整个洞穴系统。劳埃德在一家矿业公司工作,但他正在利用假期帮助PESH组织探索Sistema Huautla。
摄影: JOSHUA HYDEMAN, NATIONAL GEOGRAPHIC
 
洞穴内外“机关重重”
 
  与此同时,第六队的成员费尔南多·埃尔南德斯被困了在洞外。行程中的大部分食物都由他负责携带,他原计划比其他同事晚数小时抵达。然而当他到达骷髅峡谷(Skeleton Canyon)时,却发现洪水已经涌入了所有的通道。他的队友被困住了。
 
  “我试着寻找可以绕过洪水的区域,然后向里面大喊,看能不能听到他们的回应,”埃尔南德斯说道,“我觉得我听到过一次,但也许只是洞穴在跟我‘开玩笑’。”
 
  埃尔南德斯回到地面,将情况告知了探险队的其他成员。
 
  三天时间里,这5个洞穴探险者靠一小袋克里夫条形蛋白棒( Clif Bar protein bars)果腹,并继续在拉格列塔最深处探索。他们完成了几次新的救援攀登,对洞穴进行了一些调查,并发现了一条被他们命名为“蛋白棒驱动(Powered by Bars)”的新洞道,这条洞道通向一个有圆屋顶的洞室,这个洞室高达150米,甚至更大。
 
 世间“无底洞”:墨西哥Sistema Huautla洞穴
“泰格洞室”(TAG Shaft)高约146米,是Sistema Huautla最大的洞室之一。TAG代表“田纳西州/阿拉巴马/佐治亚州”,有几个不同的地面入口。在2018年的探险中,洞穴探险者们从竖井底部的狭窄裂缝穿过,成功地进入了Sistema Huautla。为了拍摄这张明亮的洞穴照片,摄影师将曝光程度不同的多张照片重叠在一起。
摄影:JOSHUA HYDEMAN, NATIONAL GEOGRAPHIC
 
  “我们有很多新的发现,”史蒂芬·格拉迪厄说道。“地下洞穴真的很刺激。”
 
  第四天早上5点,凯蒂·格拉汉姆为了赶上回家的班机,开始尝试第二次逃脱。她回到了被水淹没的骷髅峡谷,尝试以之前的姿势穿越洞道:头向后仰着,鼻子和嘴唇紧贴在洞穴顶部上,呼吸着仅有的那点空气。
 
  虽然水位下降了,但降幅不大。尽管情况并不乐观,但格拉汉姆作为世界最优秀的洞穴探险者之一,有着丰富的经验让自己从中逃脱。
 
  第二天,随着水位进一步下降,剩下的队员们抓住机会,开始沿着几千米长的绳索攀爬,逃离了被水淹没的骷髅峡谷。最后,他们从地面上一个不起眼的洞里爬了出来,再次见到了刺眼的阳光。
 
 世间“无底洞”:墨西哥Sistema Huautla洞穴
斯科特·特雷斯科特来自哥斯达黎加,在Sotano de Agua de Carrizo的峡谷通道中行进时,爬过掉落的岩石。
摄影:JOSHUA HYDEMAN, NATIONAL GEOGRAPHIC
 
一种原始的探索
 
  仅从洞穴入口观察,你无法得知里面是否别有洞天。但这也是洞穴探险最具诱惑力的一大元素——探索那些在安全距离外,不容易被发现或者无法通过科技手段提前呈现出来的东西。最让人兴奋的是获得从未知到已知的第一手经验,正如老话所说,之所以去探索,不是因为“它在那里”,而是因为你不知道那里有什么,直到你迈出进入洞穴的第一步,才开始了解。
 
   “你要知道,洞穴探险是一种原始的探索。”比尔·斯蒂尔说道,他是世界上最著名的洞穴学者、洞穴探险者探险队成员,也是Proyecto Espeleologico Sistema Huautla (PESH)的联合创始人。
 
  PESH是由一国家洞穴协会(National Speleological Society)和美国洞穴探险队( the United States Deep Caving Team )负责的官方项目。自2013年以来,PESH一直都在探索、测量和研究Huautla地区的洞穴。作为探险组织,PESH承诺连续10年都会到Sistema Huautla去进行勘探,勘探通常是在一年中最干燥的4月份。最新一次的出征已是PESH的第五次探险之旅,也是迄今为止最成功的探险旅程之一,尽管这一次的环境异常潮湿。
 
 世间“无底洞”:墨西哥Sistema Huautla洞穴
Sistema Huautla是西半球最深的洞穴,索尼娅·梅尔正在穿过该洞穴的峡谷通道。今年,有两个独立的探险队正在探索这一洞穴系统,分别是PESH (Proyecto Espeleologico Sistema Huautla)和Pena Colorada 2018。
摄影: JOSHUA HYDEMAN, NATIONAL GEOGRAPHIC
 
  2018年,PESH探险队顺着去年获得的“线索”,在Sotano de Agua de Carrizo洞穴和Sistema Huautla之间发现了重要的连接通道。连接系统的长度因此增加了7公里,同时新增了5个入口,世界上最长、最深的洞穴之一因此变得更长、更复杂。
 
  从目前获得的数据来看,Sistema Huautla长85公里,有25个不同的入口。从最显著的入口到它的最低点,Huautla系统的深度长达1560米,是西半球最深的洞穴,也是世界第九深的洞穴。
 
  大多数主洞穴只有一个或两个入口,因此也只有一到两条通道能通过洞穴系统。例如,佐治亚州的Veryovkina洞穴虽然是世界上最深的洞穴,深至2204米,但它只有7.9英里长,而且只有一个入口。
 
  “卡尔斯巴德洞穴(Carlsbad Caverns)以一个叫做“大房间”的巨大洞室而闻名,”斯蒂尔说道,“但我们在这个洞穴区至少发现了12个这样的洞室。其中一个是达拉斯牛仔体育场的两倍大。”
 
 世间“无底洞”:墨西哥Sistema Huautla洞穴
探险队的一名成员正在穿越Sistema Huautla的一段通道,这段通道位于骷髅峡谷被水淹没的通道后面。”穿越峡谷需要踩上薄如鳞片的岩片,这些岩片在外力作用下很容易折断。为了拍摄这张明亮的洞穴照片,摄影师将曝光程度不同的多张照片重叠在一起。
摄影:JOSHUA HYDEMAN, NATIONAL GEOGRAPHIC
 
  正是由于Sistema Huautla的复杂性,它才有可能成为世界上最大的洞穴。尽管早在1966年洞穴探险者就已经探索了过这个洞穴了,但Sistema Huautla仍然是科学和冒险的前沿。
 
  “花费毕生的时间探索,我们仍然无法预测我们对Sistema Huautla探索了多少,”斯蒂尔说,“我的直觉告诉我,我们可能只探索了三分之二,也许只有一半!”
 
  斯蒂尔今年69岁,他在1977年第一次去到Sistema Huautla。今年是他第25次到该地区探险。他称Sistema Huautla为“我对洞穴学贡献的杰作”。
 
地质学上的完美风暴
 
  只有亲身实地探索,才能发掘洞穴的奥秘,要让洞穴不断加长或加深,就必须找到洞穴间的物理联系。Sistema Huautla是Sierra Mazateca山区的一个地下结构,这片石灰岩山脉被丛林覆盖,一个令人难以置信的地下世界便隐藏于此,里面有多孔岩溶隧道、瀑布和洞室。
 
   “洞道”是一个洞穴与另一个洞穴可能相连的地方;窄缝处指的则是能听到远处传来水声的位置,这种地方通常能感觉到风透过墙壁上细小的裂缝吹来。
 
  洞道通过鉴定后会被标记,然后会有团队使用最顶尖的技术工具进行调查测绘。为了清除泥浆、沉积物或阻碍穿行的岩石,可能还会进行适度的挖掘工作。目的就是建立两个洞穴间的连接,以扩大洞穴的深度或长度。最终,一幅更完整的地质图开始成形。
 
  “Sistema Huautla是地质学上关于洞穴开发的完美风暴,”斯蒂尔说道。
 
  洞穴独特的地质特征是所有其他科学领域必须依循的基?。罕热绻派镅?、考古学、生物学等等。
 
  “我们已经有了一些非常有趣的生物学发现,因为这些洞穴不仅与其他地区隔绝,而且非常古老,所以有很多未知的物种,”斯蒂尔说道,“在这些洞穴中已经发现了大约48个其他地方从未发现过的物种。”近日最新在洞穴里被发现的一种狼蛛被命名为“斯蒂尔”。
 
  两年前,PESH的洞穴探险者发现了一些更新世巨型动物的骨头,他们认为这是一种巨型地懒的头骨。
 
  “去年,我们在那里发现了一个完整的头骨,很可能还有第二个,”斯蒂尔说,“我们认为完整的骨架都在那里。” 2019年,一组古生物学家计划将在这里展开工作。
 
  一种更有趣的地方性物种是阿拉克兰·塔塔鲁斯(Alacran Tartarus),一种穴居蝎子,这种蝎子已经适应洞穴生活,所以没有视力,色素沉着也很少。它也可以在水下游泳,但不能在水下呼吸。这种蝎子的毒性还尚不清楚。
 
  科学家们一直对新的蝎子物种很感兴趣,因为它们有可能有会助于开发一种更有效的抗蛇毒血清,鉴于全世界每年约有5万人死于蝎子螫伤,成功研制新型抗蛇毒血清可能会对此有重大影响。墨西哥城的科学家奥斯卡·弗兰克(Oscar Franke)博士与PESH组织共同参与研究这类蝎子,根据他的说法,了解蝎子杀伤力的最好方法是收集活样本,或者直接被它蛰一下。
 
  “我们认为如果有人被蛰伤了,最好做个记录,”斯蒂尔说道。“但目前还未出现这种情况。”
 
 世间“无底洞”:墨西哥Sistema Huautla洞穴
英国洞穴探险者马丁·霍夫顺着绳索下到了Sistema Huautla的一个入口,他是探险队的几名国际成员之一。
摄影: JOSHUA HYDEMAN, NATIONAL GEOGRAPHIC
抚慰洞穴魂灵
 
  斯蒂尔在俄亥俄州南部长大,四岁时第一次见到洞穴,童子军时期开始了在肯塔基州的洞穴探险,这激发了他对地下探险的热情。斯蒂尔后来成为了德克萨斯州欧文市童子军的主管,如今已经退休的他仍住在德克萨斯州。
 
  斯蒂尔有一头浓密的灰白色头发,戴着眼镜,颌下的胡子颇有学者风范。对于当地的马萨特克人来说,他看起来就像是“火星人”,斯蒂尔说道。然而,他说话时非常镇静,也十分平和——也许,在与那些坚定的孤立主义者和总怀疑外国人会在他们的土地上肆意践踏的人交流时,这种说话方式会比较容易被接受。
 
  马萨特克是一个拥有自己的语言的土著群体,主要分布在墨西哥瓦哈卡(Oaxaca)州北部,人口约20万。长久以来,马萨克特人一直认为这些洞穴是通往灵魂世界的入口。两年前,马萨特克社区的居民要求PESH的洞穴探险者们参与一个仪式,以安抚洞穴的魂灵。
 
  斯蒂尔回忆道: “他们说:‘你们来这里已经很多年了,从没参与过这种仪式,所以你们应该有很多事情要做。’”他被要求从当地市场购买一只活火鸡,并在洞穴的其中一个入口处与萨满会面。当他提着火鸡来到会面地点时,萨满正在用马萨特克语吟诵,主持祈祷,四周升起袅袅青烟。
 
 世间“无底洞”:墨西哥Sistema Huautla洞穴
PESH探险队成员艾米·莫顿(Amy Morton)将他在地下睡觉的经历描述为“很多生动的梦境,很多水,总是想象着听到了水里的声音……”
摄影:JOSHUA HYDEMAN, NATIONAL GEOGRAPHIC
 
  “我被要求把火鸡扔到60多米深的坑里,”斯蒂尔说道,“我问了三次我的理解是否正确,因为我无法想象他是真的让我把火鸡摔死——但他的意思就是这样。”
 
  斯蒂尔说萨满后来又问他是否见到了洞穴魂灵。
 
  虽然斯蒂尔没有看到任何鬼魂,但他告诉萨满,他能感觉到他们的存在。“有些意外事件,本可能会夺人性命,但最终没有发生,这在当时看来如同奇迹一般,”斯蒂尔说道。“并不是说有位仙女教母守护着你,而是发生了一些足以引起你思考的事情。”
 
 世间“无底洞”:墨西哥Sistema Huautla洞穴
在瓦哈卡的一段黑暗通道中,索尼娅·迈耶在一个防水记事本上画着草图,杰西·豪瑟用一台Disto X激光测距仪测量着深坑。洞穴探险者们利用这些技术来记录他们的发现并收集数据以构建洞穴系统的地图。
摄影:JOSHUA HYDEMAN, NATIONAL GEOGRAPHIC
 
  斯蒂尔认为,自己主要的一个身份就是作为洞穴探险和洞穴探险者的代表,面对马萨特克人时尤其如此。这不仅关系到洞穴探险的未来和该地区的科学研究,也关系到洞穴探险者能否进入更深的洞穴,并最终与Sistema Huautla连通,让Sistema Huautla在世界最深洞穴的排名中上升。
 
  “明年的情况非常理想,我们可以进入一些令人难以置信的洞穴入口,在以前我们从未被允许进入,”斯蒂尔说,“我们要看看它们到底通向哪里。它们可能会通向北部的一个全新的洞穴系统。”

(译者:陌上花开)
 
本文内容为国家地理中文网原创或者授权编译,未经正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或使用。
喜欢
  • 微博评论
  • 网站评论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