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春分:冬去春来,万物萌发


  春分当日,昼夜平分,标志着北半球春季的到来,从此之后,冬去春来,万物萌发。太阳相对于地球的运动,造就了季节的变换,也是许多古代文明制定历法的依据。广阔的美洲大地上,众多民族也留下了许多关于太阳的神秘习俗。
 
撰文:NADIA DRAKE
 
  这一天,太阳恰好处于地球赤道正上方。白昼和黑夜的长度几乎相等,太阳从正东方升起,从正西方落下。这就是春分/秋分。今年的春分将于3月21日来临。
 
  对多数人而言,春分,标志着季节的变换,代表着北半球春天的到来。但是,对于美洲许多古老的文明而言,二分日的含义则不仅如此,它还代表着庆祝、祭祀和迁徙。
 
  几千年来,观测太阳的移动轨迹,是人们为了生存而必须为之,让人难以回避。太阳在天空中的运动,预示着作物的生长与收获,还能告知人们严冬将至。因此,古代许多消失的文明中,众多古器物上都标记着各种各样的太阳历法?;褂幸恍┪拿髦两袢匀辉谘有糯?,仍然在二分日这天举行各种仪式。
 
古代历法
 
  许多人都听说过玛雅历法,但对其它历法却鲜有耳闻。在利马以北的秘鲁沙漠中,有一个叫作长基罗(Chankillo)的地方。当地的一条山脊上修筑着一座巨大的天文观测台。这座观测台的历史可追溯到公元前500年。它由13座塔组成,自南往北排列,如同人的脊柱。
 
  每年,当太阳按着自己的节奏运动时,它会在某个可以预见的时间从高塔之前升起或落下,比如,太阳若从第一座塔的左侧出现,那天就是夏至;若出现在塔的中间,就是秋分;如果出现在最后一座塔的右侧,则是冬至。
 
  “尽管关于二分日的太阳位置尚有争议,不过,两端的塔却明确地标记出了二至日。”秘鲁天主教大学的考古学家Iván Ghezzi说道。他在2007年提出了这座考古遗址与太阳的关系。
 
  这座天文台的建造者姓甚名谁,尚不清楚,但与美洲许多古代文明一样,这些建造者似乎都很崇拜太阳。Ghezzi说:“长基罗遗址不仅仅是一个天文台,还是一个巨大的仪式的中心。”
 
  长基罗遗址尽管充满了神秘色彩,但它只是众多与二分日相关的遗迹之一。在美国伊利诺伊州南部,还有一个名叫卡霍基亚(Cahokia)的史前遗址,许多根木桩围成了类似于英国巨石阵的圆圈,称为“巨木阵”;最东侧,由斯基迪波尼族人(Skidi Pawnee)修建的房屋,则面向着某些天象。
 
光、影与祭祀
 
  但有时候,简单地进行天文定位却远远不够。某些古代人追踪太阳在天空中运行轨迹的方法,就是运用光和影来绘制特定的图画。如此一来,只要有太阳光,即可照亮某些形状,或者投射下影子。比如,在奇琴伊察(Chichén Itzá)玛雅人遗址中,每到春分或秋分那一天,玛雅人塑造的雕像就会化身为耀眼的蛇,而这条蛇代表着玛雅人的主神“库库尔坎(Kukulcan)”。
 
  另外一处光影画面发现于1977年。当时,岩石艺术家Anna Sofaer正在美国西南部搜寻岩画。在新墨西哥州的Fajada Butte,她找到了所谓的“太阳匕首”,即由蚀刻进岩石里的两个螺旋所形成的一个历法符号。在夏至和二分日这天,当太阳光从石板间透过,两个螺旋就会被光线形成的“匕首”切成一片一片;而在冬至这天,两把“匕首”则会出现在螺旋两侧。如今,那些石板发生了位移,这一画面再也无法重现。
 
  这处遗址位于查科峡谷(Chaco Canyon)中。一个古代文明曾在此兴盛数千年,却又神秘地抛弃了他们的城市。
 
  此外,该遗址中发现了土葬的鸟骨,表明查科峡谷的远古居民会在二分日这天,以五彩金刚鹦鹉祭天。拥有这一习俗的并不只是他们。对于墨西哥西南部和北部地区的普韦布洛人(Puebloan),这种习俗曾经相当普遍。
 
  墨西哥国立自治大学的人类学家Andrew Somerville说:“在古代新大陆的许多地方,五彩金刚鹦鹉都象征着太阳与火,这可能与它们红黄色的羽毛有关吧。古代人在这些太阳的节日里祭祀象征太阳的鸟,或许是为了祈求旱季结束,希冀春雨、夏雨的早日降临。”
 
延续的传统
 
  某些美洲原住民在二分日这天的传统习俗仍然延续至今。春分这天,美国中西部的拉科塔(Lakota)族人,不仅要开始在南达科他州的黑山中迁徙,还要举行一系列仪式,欢迎地球上的生灵,并把逝者的灵魂送到银河中心安息。
 
  在辛特•格莱斯卡大学讲授考古天文学课程的Victor Douville介绍说:“这些年来,我们的族人一直都在这么做。”据他介绍,几千年前,拉科塔族人发现,每年春天,太阳都会从“干柳树”星座中升起。
 
  Douville说:“那些星星看上去就像是枝干上的瘤,而枝干则代表着红柳。”
 
  这种红柳的内皮,是某种烟草的主要成分,而这种烟草则会用于二分日的“神烟斗(Sacred Pipe)”仪式上。他们用该仪式来重新点燃地球生灵的圣火。除此仪式之外,该民族还有三个与太阳相关的仪式,而其中的高潮则是夏至日的太阳之舞。
 
  长期以来,学者们都认为,只有定居的农耕社会才会记录天体的运动。然而,在美国中西部放牧水牛的拉科塔族人,也会把水牛的运动与太阳和星星的运动联系起来。这个迁徙民族古老的传统不仅没有湮灭,而且在玫瑰花蕾(Rosebud)保留地上,依然延续甚至愈加繁盛。
 
  Douville说:“我们仍有一些老者知晓这些传统。即使他们逝去之后,我们还有语言来继续诉说。”
 
(译者:mikegao)
本文内容为国家地理中文网原创或者授权编译,未经正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或使用。
收藏
  • 微博评论
  • 网站评论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