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古前线:4000年前的埃及大型墓葬群重现天日

考古前线:4000年前的埃及大型墓葬群重现天日
在埃及利斯特(Lisht)发现的大型墓葬群揭开了4000年前中王国时期的丧葬之谜。
摄影:SARAH PARCAK
 
撰文:MAYA WEI-HAAS
 
  这处大型墓地位于埃及的艾阿雅特(Al Ayyat)以南、利斯特村附近的沙漠之下,已有数千年之久。由于地处撒哈拉沙漠边缘地带,很多墓穴上只是覆盖着一层浅浅的砂砾,所以并非无人知晓;其南北两侧还分列坐落着两座金字塔,吸引着世界各地的游客。
 
  但该遗址的许多古墓还是一直被藏在沙土之下——直到今天。
 
  仅用一个实地考古季,阿拉巴马大学伯明翰分校和埃及文物部就在利斯特就共同发现了802座墓穴。经研究发现,这些墓穴的历史可以追溯到4000年前。此前,埃及古物学者对这里竟一无所知。
 
  “从整个埃及来看,这里也是当之无愧的中王国时期的最大型墓葬群之一。”国家地理探险家、阿拉巴马大学伯明翰分校的考古学教授Sarah Parcak说道,她和金字塔区的负责人Adel Okasha共同率领着这支科考队。
 
  虽然在探险队开始工作之前,这些古墓大多已被洗劫一空,但这些古墓仍能让人们深入了解曾经在附近古城忙碌的人们的生活。据推测这些墓主应该来自不远处的中王国时期的都城伊塔威(Itj-Tawy)。
 
中王国时期的权贵
 
  大致始于公元前2030年、止于公元前1650年的埃及中王国时期以其灿烂的艺术文化而著称。Parcak说道:“你会发现,中王国时期的艺术造诣和文化水平就像盛开的花朵,耀眼夺目。”
 
  我们对中王国时期利斯特的了解并不多,基本都来源于20世纪初大都会艺术博物馆的研究者开展的大范围挖掘工作。根据博物馆的政策,大都会艺术博物馆的馆长Adela Oppenheim不能评论这一最新发现。但她委婉提醒道,这一时期的艺术品更能反映当时人民的生活状态,同时这也是中王国时期最迷人的一部分。
 
考古前线:4000年前的埃及大型墓葬群重现天日
研究者在大面积测绘古代墓葬地之前,挖掘修复了一处权贵阶层的墓穴。从墓穴上雕刻的名字来看,其主人来自因提夫家族,可能是辛努塞尔特一世的财政大臣。这张照片拍摄于2017年,Reis Abu Hamid负责该墓穴的挖掘工作。
摄影:SARAH PARCAK
 
考古前线:4000年前的埃及大型墓葬群重现天日
这是因提夫墓葬中的祭祀桌。虽然该地的大多数墓穴都遭到了严重的劫掠,但研究者依然希望能从墓穴构造方面洞悉中王国时期的文化特征。
摄影:SARAH PARCAK
 
考古前线:4000年前的埃及大型墓葬群重现天日
2017年12月,科考团队在挖掘因提夫墓葬时发现了这一色调明亮的画像。从与之类似的岩石构造和艺术创作来看,当时社会的精英人士主要埋葬于这片区域的南部。
摄影:SARAH PARCAK
 
考古前线:4000年前的埃及大型墓葬群重现天日
在利斯特新发现的802处墓穴中,包括了位于南部的这一聚集型家族墓穴。
摄影:SARAH PARCAK
 
  大都会艺术博物馆的研究团队曾重点记录并测绘了当地的两座金字塔——为国王阿蒙涅姆赫特一世和辛努塞尔特一世而建,以及周围的王室墓葬。但实际上,当地剩下的古老墓葬仍有很多值得深入研究。
 
  “就此地而言,除了王室墓葬,还真没有多少墓穴得到过研究。这就更加突显墓穴考古的重要性。”波士顿大学的考古学家Kathryn Bard说道,他并未参与该项研究。
 
地下网络
 
  该项目起始于2014年,当时Parcak和她的同事从高分辨率卫星图像中发现了形似盗洞的疑点。经比对发现,从2009年至2013年间,卫星图像上的深色凹坑不断扩散叠加,但从空中很难看出端倪。
 
  很快,该项目进入实地考察阶段,并受到《国家地理》的部分资助,研究者发现大多数盗洞直达墓穴。每到一处,研究团队都会仔细记录墓穴特征,将收集来的图像和GPS定位信息汇入该区域所属的数据库。
 
  很多聚集型的墓穴包含8个墓室,以这种墓葬形式粗略计算,该片区域至少埋葬了4000名死者。
 
  “他们尽可能地利用空间,为自己的后代做好准备。”Parcak从这些密集的墓葬系统联想到了蜿蜒复杂的兔子洞,“有的空间还给死去的家人或孙辈重复使用,如若考虑远亲,那就要多次挪动残骸。”
 
信息碎片
 
  科研团队到达现场时,盗墓者早已劫完大多数墓穴。Parcak在之前的研究中发现,2009年埃及经济动荡至2011年1月革命期间,该国的偷盗文物现象愈演愈烈。显然,利斯特也未能幸免。
 
  但Bard与其他埃及古物学家认为,这里仍有大量信息值得深挖。
 
  “我觉得该项目起了个好头。”古埃及研究协会的负责人Mark Lehner对目前的测绘和信息记录给予了高度评价。陶器碎片、壁画残片、人类残骸和墓穴结构本身都有助于研究者了解当时当地的人民健康状况、社会经济活力和丧葬习俗。
 
  “这些都是该项目的价值所在。”Parcak说道,“最新研究成果大多集中在墓葬地南部,下一季实地考察就是北部了。和埃及其他古遗址一样,那里有太多的信息需要测绘与探索。”
 
(译者:清泉石上流)
本文内容为国家地理中文网原创或者授权编译,未经正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或使用。
喜欢
  • 微博评论
  • 网站评论
发表您的评论